大结局抵触

随便说说吧……

【普洪】被展览的那幅油画

#普洪#注意!
人类AU(画家普X参观者洪)
.
.
.
安静的展厅内往来人流自觉压抑声音穿梭其中,空间切割几近完美的展区展示着各类作品。栗发微卷的美艳女人久久伫立在靠窗的位置,任凭周围人群擦肩而过,纤细手指紧握悬吊着红绒四股编织绳的栏杆座,掌心印入繁琐的金属雕花到指尖泛白。她那双翡绿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那幅画作——

远处纤长碧草攀上女孩细削光滑的脚踝,单薄的背影却着劲装,利落的马尾垂在脑后显出傲然英气。女孩回眸一笑,露出了两颗小小的虎牙,女性独有的柔美隐匿在一深一浅的酒窝中。

“真是怀念……”女人似是自言自语般低声呢喃,她的面孔较之画中人居然有九成相似。身后隐于漫漫人群中的男人缄默不语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覆女人纤纤擢素手,微顿几秒,然后温柔抚开她的青葱玉指。

女人没有丝毫动作,良久,耳畔终于触到男人的温热吐息。

“……男人婆,本大爷回来了。”

女人的身体有稍许颤抖,对方略带安慰意味地抚过她细腻的手掌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仍未能掩盖住声音里的巨大情绪波动。

“你变了,基尔。我认识的那只蠢鸟可不会有闲情逸致画出这么棒的画……”

她转首,栗色的及腰长发随动作翩跹,逆光勾勒出她鎏金的轮廓。她那盈盈翡翠似的清澈眼眸与男人的赤红瞳孔相撞,衬上发红的眼眶竟如不沾一丝尘污的无邪稚子般。

恍惚间,仿佛与多年前的时光重叠交织。

于摇曳树影的婆娑迷离之下,女孩那倒映微醺光晕的青涩笑靥如梦似幻,发育中的胸部早已不似年少时的一马平川。他们恶作剧般地嬉戏打闹而最后各自脸上挂彩……不得不承认,她霸占了他人生中所有最美好的时光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我?”基尔伯特像从前那样无所谓地扬唇一笑,唇边弧度却蕴入了难以掩饰的苦涩,“我可不记得那个男人婆会戴这种女人家才戴的玩意儿啊……”

他缓缓摩挲过女人无名指上的铂金指环,终究垂下了自己的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)

热度(12)